沿着地面的细微起伏飞行

周滔:《蓝与红》第61届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 评委会大奖一等奖

图1

“人们如催眠般注视着画面之外的光源。有的驻留,指指点点,挥手;其余的坐在地上,充满期待地追随着隐藏在我们视野之外的东西。他们看见了什么?一场音乐会?一块公告牌?他们在等待什么?是什么把他们聚到了一起?

在周滔引人注目的作品《蓝与红》中,城市被揭示为一个超资本主义的媒介表面的舞台,在对执政系统的抵抗中有效地表演着。周滔唯独信任他富有表现力的图像。他通过巧妙的蒙太奇创造了一种高度的电影张力及分析精准度。”

——第61届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一等奖《蓝与红》获奖评语

关于奥伯豪森(Oberhausen

短片作为未来电影语汇最先结晶成型的实验领域,依然是电影艺术的首要创新来源。如今,短片在形式、主题及方法上比以往更具多样性——视频或电影、科幻短片或文章、装置、毕业影片或艺术家视频、动画、纪录片,以其所有可想象得到的杂交形式。

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The International Short Film Festival Oberhausen)一直是短片电影领域中重要的一部分。作为当今国际上最古老的短片电影节之一,它同时亦是当代发展的催化剂和展示平台、产生激烈探讨的论坛、以及新趋势及人才的发掘者。

50多年来,奥伯豪森国际短片电影节俨然成为了最受电影界重视的国际项目之一。它致力于激起多样的政治及美学发展。譬如,“奥伯豪森宣言”也许会是德国电影史上最重要的一组文件。谨慎的策划以及开创性的主题挑选,帮助电影节在如今极度无法预测的市场环境中找到专属的位置。

详情:http://www.kurzfilmtage.de/en/press/film-stills/award-winners-international-competition/

图2

1
狂欢。汗腥。食物
熟睡。恐慌。音律享受
威胁。血块。死亡
被蒸发成粉末物质
正如那光束中跳舞的颗粒
随着LED灯光柱,清晰可见
化为光质,侵蚀腐变
如乌紫色的岩浆倾泻于路面
柏油颗粒,白色路标,斑马线
不断促使“状况”变幻色温,肌理

3
椰米糖水与南方辣味咖喱

在决裂之间搭建重影,见证广场变身为兽,因为骨骼畸变生长引发猝然的身体抽搐,它正在裂开与闭合的时间交替中完成又一次新成代谢。椰米糖水与南方辣味咖喱混杂着血水,粘附在被凹凸撑起的皮面上,闪动着蓝绿的色泽。

4
割开风景

这个散发着日常起居气质的政治躯体,麻密的毛细血管直通毛发,一个微弱的动作便渗得满身湿漉,一滩滩溢在地面浅处洼地,正如思维的边线总会在视觉的风景中割开一小段,甚至在云层中以一道闪电丝出现。

图3

6
看着那些老人们黝黑的皮肤上泛着一层蓝的紫的绿的红的光晕,略有残忍之感

9
有些素材的发现,泛起一种疼痛感。我知道这是素材向影像剪辑发出呼声,剪辑在现阶段已经呈现出了一种肌肤的状况,而这些素材的出现又将泛起割裂,如同划上手术刀,肤体岂有不痛?剪辑又怎不是隔开皮肤,种下毛发呢?

10
拍,朝一个物体拍摄,从摄像机到景物的距离极度缩短,在意识上这距离将被清空。唯一清晰的是镜头与景物正面撞击的“咔咔”声。是的如此的近,应该庆贺;如此的靠近,如此的短兵相接,而轻松地抖落了那些“污泥”,只剩下了“拍”。

我住在了我的身体里
在身体内部旅行

图4

12
翻身——土层岩石被开采分离呈红色的浆液
灌满整个湖泊山丘,
正是这个翻身,白天的皮肤,肌理纹身,清晰地显露。
更重要的是这个翻身动作地结果由此得到了“躯干”

我从躯干的翻身动作中得到灵感
将这个动作与我的劳动连接起来
由“拍”而展开的系列连接工作

13
眺望看到风景
翻身则显露躯干
重影的运动感 | 翻身取代了眺望

15
动作必然是在再次的微小的触觉中

图5

19
我是个不明身份的观察者,我需要不断学习这种如何与现实相处的方法,来保持我的工作. 跟随地面与人物皮肤的多彩变化, 一种表皮光谱,影像与现实正在相互塑造出一种“政治皮肤”。

沿着地面的细微起伏飞行。

——摘自周滔《蓝与红》工作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