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洞

凡洞

从福州闽侯葛崎村,到西班牙梅诺卡岛Menorca;从广东韶关凡洞,到仁川Inchon的海面,从番禺大夫山脚,到索诺兰沙漠Sonoran Desert。影像与现实正在相互构建出一部地形手册。没有剧本,没有故事,光线和风景成为主角。

地点相连接,但请别忽略:从白云机场起飞的国际航班机舱内,开始着一段21个小时的白天时间。橘色光线越过岛屿,越过海面,透过舱窗,温暖地洒在他左侧面颊上。时差被消除,这个奇妙而魔力的时间内舱,却让他无法消除身体的瘫软疲乏。而一部时差消除的影像,正是尝试打开另一个21个小时的暗夜。

凡洞,这里Hakka客家人已经全部迁离了他们的世代居住之地。在新的发展蓝图实施之前,这片土地上的所有村落很快被重新覆盖而成连绵的土丘。空地上,囤积着低价倒卖往东南亚的大批的二手机器,地产考察团三五成群地讨论着潜在的地价。绕过大片土丘和洼地,两座更高的土峰之间,猎人们修筑起避风坑,并架起了空中的捕鸟网,他们将一只野峰绑在透明的细线上引路,来寻找隐藏在土缝中的野蜂窝。渔人们居然在连通着地下水的泥洼地内发现了鱼源。云层中的巨型钢经混凝土洞穴中的男女还在絮叨着午餐时的牛蛙。

 

周滔  2016.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