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跌跌撞撞的人

一个跌跌撞撞的人

影像在身体与周遭环境的感觉撞击中激烈而直接发生,我像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常常以这种运动影像的方式在不同的具体地点来展开工作。现实盘旋于影像之内,影像叠合于现实之中,影像如何发生?现实如何发生?我总是期待:直觉力强度作用,是否能将这两个问题重新媾合在一个充满紧迫感的临界点上。

从取景框的分切开始,这种直击影像就在不断引发直觉取景对于环境的错位,而被抛入一种连续积累且不可预知的纵深运动之中,正是景物从原地点分离错位而形成的景深运动,由此呈现出一种更为灵动而开阔的观察世界的可能性,一种临界于虚构与现实边缘的重新扭合。当影像既从现实发生中间获得了实在,同时也从错位直觉中获得某种虚构变形时,这种多层叠合的影像便开始跳出虚构与现实的对立而直接衍生出一群生存物形态。我尝试将这些可能性归纳为:它们是都市光线在空中扩散之后,再从云层底部折射回地面所形成的光线生存物(凡洞/2017),是基建活动形成土地起伏的地形生存物(咽喉之地/2016);它是冬夏两季同时并发的季节生存物(现实之后/2013);它是广场彩色光线黏合着地面而滋生出地表皮肤生存物(蓝与红/2014);它是绿化用地转化为商业用地的过渡性绿色生存物(寻找地热/2012)